收养了妖魔之子之后·一

日更,感谢喜欢。

还有第二人称的文章,可以去看我的合集《白昼的秘密约会》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第一章

十五深夜,月光圆润。

深邃的密林深处,有几道若有若无的人影,穿梭在树林之间。

“那小孩跑到哪里去了。”

“只是一个小孩,何况他又受了伤,应该在这附近。”

“无论如何,一定要解决了他。”

“今年的十五之夜,是妖魔血脉虚弱的时候,我们必须抓住这次机会。”

话音刚落,几道人影便飞快离去。

而他们所说的人,是一个孩子,他躲在古树盘桓的巨根之下,双手紧紧捂住口鼻,身上血迹斑斑。

突然间,身下泥土一松,他摔进深坑,闷哼一声,晕了过去。

黎......

妖怪奇闻录·(五)

第五章白鱼(二)

账本堆在萝筐里,几个箩筐堆在屋子的角落里。

段立川来到田庄之前,就告诉田庄的管家简单安排他的住宅,另外统一一下最近几年的账本,管家做的不错。

看着那些账本,他伸手随意翻了几页,一时间有些疲惫了。

彼时太阳还没有落山,他突然之间萌生出去走走的想法。

田庄他年幼的时候陪同母亲来过,也是为了查账,只不过那时他还只是到处乱跑,整天玩泥巴的小孩,也不知道十几年过去了,田庄是不是也变了一个模样了。

不知不觉中,段立川已经走出了田庄,来到一条河边。

河对岸依稀可见几座木屋,炊烟渺渺,烟火味浓郁极了。

过了桥,是段立川年幼时经常去的地方,小时候来主要是管家带着他到处玩,他......

妖怪奇闻录(四)

第四章 白鱼(二)

江南丝业巨头商人段修有一个刚刚弱冠的儿子,叫做段立川,少年风流倜傥,风度翩翩,叫的乡里许多少女芳心暗许,可是少年一直无趣婚嫁之事,继承了父亲的事业之后,一直忙于工作,他的父母很是疼爱他,于是一直没有强求他婚姻嫁娶之事。

有一天,段立川去到乡下庄子,在庄子外河边漫步时候,遇见一农家女子在河边洗衣服,女子正值豆蔻年华,一身麻衣也掩盖不了如白玉一般的美丽,段立川对她一见钟情,将她带回家中,娶为妻子。

段修问起少女的家世,少女说正是在乡下庄子附近的白家村,过了几天,少女领着几位妇人,几位少年来到段家,两家正式见面,段家给了彩礼,少女的家人备好了嫁妆,几天之后的良辰吉......

妖怪奇闻录(三)

第三章 白鱼(一)

老人家并没待在木屋里,而是出了门往河边走,秦婳进了屋子,发现屋子里很是干净整洁,没有床,角落里铺着厚厚的稻草,中间有一团火堆,烧得很旺。墙上挂着袋子,秦婳眯了眯眼,看出来那是食物。

“喂!你没事进来干嘛!这么缺心眼吗!”怀青在玻璃瓶大声嚷嚷,他认为秦婳能在抓鬼这件事情上犯错,就觉得她大概是个缺心眼的人。

“哦?你觉得他不是人吗?”秦婳坐下来,反问一句,“你是鬼,怎么看出来他不是人的?”

怀青愣住了,支支吾吾的说:“这种荒郊野岭的,有房子和人,不显得很奇怪吗!”

“他是人,不是什么妖精鬼怪。”秦婳安静的烤火,她脱下外套。捧在火堆前面,让风衣上沾染的露水渐渐......

妖怪奇闻录(二)

第二章  先声

怀青感到一阵微弱的暖意。

死后当了鬼,他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,迷迷糊糊地睁开眼,脸上的痛意瞬间袭来,他疼得五官皱成一团。

身体不自觉的微微扭动,身上的绳索很自觉将他微微收紧,告诉他目前的状态。怀青抬头去看,身侧有簇暖洋洋的火光。

鬼的意识告诉他,他应该害怕和远离的火光,但是作为人的渴求,让他希望靠近火光。

他心里对着秦婳的火气也没有了。

他知道,鬼感受不到火光的温暖,大概只有秦婳做的了。

“醒了。”秦婳背对着他,外套脱下来,放在身边的石头上。内里是简便的女式衬衫和长裤,和怀青生前见到那些洋人有点相似。

秦婳转过身子,坐在石头上,伸手折下身边......

妖怪奇闻录(一)

第一章 先声

夜很深,月光如水,安静而缓慢的流动,树影婆娑,在月光中犹如水草轻盈舞动。

树影突然之间凝固,被一道凌冽的风刃穿刺而过,呼吸之间,树枝借风上摆,随后缓缓落下,犹如拂尘轻摆。

来者是一位尤其年轻的女人,穿着轻便的洋装,外面披着一件风衣,她慢慢停下脚步,在一片空地中徐徐站立,犹如一片荷叶中亭亭玉立的荷花。

追逐游戏已然停下,而猎物就在这片山从之中。

秦婳握住拂尘的手柄,轻轻晃动,在空中画出一道符咒,符咒化作一条绳索,朝着一个角落袭去。散发着星星光点的绳索缠上一道黑色的身影,那道身影的主人拼命挣脱,试图将绳索挣脱开来。

“我劝你还是不要动了,它只会缠得越来越紧。”秦...

可爱的滚滚们

喜欢的自取

出场有和花,和叶,昭美,艾玖,成功,梅兰(肉肉)

1 / 3